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【朱茵的上海性虐之旅】(图文)作者:不详

             朱茵的上海性虐之旅

   朱茵3.jpg (16.75 KB)

   朱茵7.jpg (18.24 KB)


字数:7368字

  「今天拍片真是累,一个出剑的动作就居然叫我演了20遍,又不是什么大片,导演真是变态!」朱茵气乎乎地打开华亭宾馆2708号自己的房间,转身狠狠地将门甩上,接着一个幽雅的「飞天神剑」POSE跃到床上,屁股朝天趴在那里半天没动。

  今天在《两人三足》的片场实在是累坏了,吃这碗饭还真不容易。朱茵正胡思乱想着,忽然听到「呀」的一声门响,我和小林面带淫邪的微笑,从藏身的卫生间里闪身而出。

  朱茵吃惊地回过头,正看见我和小林手里的9毫米「沙漠之鹰」直指着她的脑门。顺便说一句,那手枪是昨天在模型商店买的。

  「朱茵小姐,不要尖叫,不要乱动,不要干蠢事,要听话。」我没想到大学时学的几句粤语会在这里用上。

  朱茵美丽的大眼睛瞪得溜圆,张大了嘴可没叫出声来。小林利索地套出一块手帕,飞快地捂在朱茵的口鼻上,三秒钟以后,朱茵就失去了知觉,软软地倒在床上。我和小林相视一笑,打开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大皮箱,将朱茵优美的躯体蜷起来塞了进去,然后昂首阔步地提着箱子离开了华亭宾馆。

  在上海郊外的一座别墅里,一个面容秀美、身材高挑的高丽女子正在昏昏沉睡,她鼻梁高挺、眉目清灵,面容的轮廓幽雅柔和,是个活脱脱的古典美人。我和小林把朱美女绑架到这里,就是要把这位心中至善至美的女神竭尽性虐之能。
  哈哈,她醒了!朱茵睁开眼睛疑惑地问:「我在哪里?」

  「你在哪里并不重要,你现在应该明白,你是一位高丽进贡的妃子,我是天朝的皇帝,从现在开始,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我。」

  「真是荒唐,我明明在拍戏,怎么会在这里?」

  「啪!」我抬手一个耳光:「少说废话,快脱光衣服,如果你敢反抗,小心我一枪打死你!」

  朱茵木然地瞪大了眼睛没有说话,但显然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,这就是她内在气质的真实反映。朱茵由于刚从片场回来就被我们劫持,所以连戏装也没有换,依然穿着传统的护士长裙,这种古怪的裙装在乳房以下就全部属于下身。我伸手解开长裙的腰带,用力撕扯开雪白的裙装,朱茵曲线婀娜的身材立即展现在了面前,她秉赋了高丽女子的苗条和健美,乳高臀丰、细腰美腿。

  我和小林看得都忘了要干什么,半晌我才扑上去,一把扯掉朱茵的乳罩和底裤,将她彻底来了个「剥光猪」。小林连忙掏出CANON,飞速按动快门,将优美无暇的朱美女摄入镜头,朱茵配合默契地转动身体,摆出各种姿势。

  「将屁股抬高,两腿叉开,现出你的阴户和肛门;大腿再打开些,将挺出来!」朱茵顺从地摆出各种极其淫荡的姿势让我们拍照。

              朱茵3.jpg (16.75 KB)



  很快一卷胶卷用完了,我点上一根烟,抽了几口,然后拍拍朱茵的白屁股说:「宝贝,做个马趴,我要给你抽根烟。」

  朱茵伏身挺起肥白的屁股,现出鲜嫩的阴户。朱茵的是属于那种肥花型的,两瓣大阴唇宽阔而肥厚,小阴唇隐隐约约露出一小片在门口,阴蒂的形状非常完美。

              朱茵7.jpg (18.24 KB)



  我把香烟头轻轻靠近朱茵的阴蒂,朱茵的阴蒂被秃地烫了一下,肥白的屁股一阵哆嗦,我又饶有兴趣地将半根香烟插进了朱茵的里。

  朱茵回过头,目光淫淫地说:「我能用我的抽烟,两位要不要观赏?」说完只见朱茵的肉紧紧一缩,将整根烟牢牢夹住,只见烟头的红光变得又亮又红,闪动了几下,然后朱茵的肉一松,从两瓣阴唇之间喷出一股浓烟,还一圈圈旋转上升着。看到从美女的美里喷烟的美景,小林赶快按动快门拍下了这难得一见的场面。

  「那么你的屁眼能做什么呢?」我不怀好意地问母狗一样趴着的朱茵。
  朱茵显得很难为情地说:「我用肛门写过汉字。」

  「你的屁股真有学问!」我听得入迷,马上从书房找来一枝拇指粗的「墨润堂」羊毫,绷开朱茵的屁眼就要往里插。朱茵一扭屁股,匹手夺下毛笔说:「我自己来。」说完「呸」朝自己的手上吐了一口唾沫,然后掰开自己的屁股,将唾沫抹到小巧红润的肛门口。

  朱茵的肛门几乎没有色素的沉积,粉红可人,接着朱茵将毛笔在自己的肛门口按了按,找到那个肉嘟嘟的屁股眼,用力一按毛笔,「咕……」毛笔捅进了朱茵的肛门有一寸深,朱茵皱了皱眉头,然后直肠一用力,肛门的括约肌一松,原来小巧的屁眼竟一下子阔大得足可以容下一颗核桃……

  朱茵纤手用力朝里一推,「吱……」一声,一尺长的毛笔插进肛门有大半尺。接着朱茵将屁眼对准墙上的宣纸,用力扭动起腰肢和屁股,立即宣纸上被写上了「朱茵」三个大字,每个字都透着那股淫荡尽儿。

  「再写上「是淫妇」三个字。」我说。

  「可是我只会写自己名字的汉字。」朱茵无可奈何地说。「不行,你一定要写上这几个字!」我狠狠地对朱茵说道。朱茵没有办法,只有用屁眼对着宣纸乱扭起来,那支毛笔上流下了一些黄色的液体。过了好久才写出了「朱茵是淫妇」这几个字。

  「好吧,现在该把我的毛笔还给我了吧!」我边说边捏住露出在朱茵肛门外的一截笔管,用力一拉,「吱……」一声将毛笔从朱茵的直肠里拔了出来,笔管湿湿的,上面还黏满了朱茵黄褐色的粪便。我把笔管拿到朱茵挺拔的鼻梁下:「原来美女的屁眼里面也有这么臭的东西。」

  朱茵害羞极了,涨红着脸,赶紧闭上眼睛,但嘴角还是闪现出一丝羞怯的微笑。

  「看,你的肛门里面这么脏,要不要给你浣浣肠?」

  「呜……不要嘛,我不要浣肠,太羞了!」朱茵的脸涨红得像关公。

  我可不管这些:「小林,我们把她捆上,抬到卫生间里往她的屁眼里灌水好不好?」我用汉语对小林说。

  「好啊,我最喜欢给美女浣肠,看着这么多水灌进朱茵的屁眼里,我的鸡巴会爆炸的。」说着小林找来一根绳子,将朱茵的双手反绑到背后,又将她的双脚捆在一起。

  朱茵无力地挣扎着哀求:「别……别给我浣肠,我给你们吹喇叭,给你们操好了。」

  「吹喇叭和操一个都少不了,不过先要给你浣浣肠,洗干净你的臭屁眼再说!」
  我和小林连拉带拽地将朱茵拖进卫生间,朱茵无力地跪在地板上,粉白的屁股高高撅着,由于双手被绑,只好将脸靠在抽水马桶上维持平衡,朱茵的秀发垂下来,泪水也流了满脸。

  我取下挂在墙上的莲蓬喷头,拧下喷头,试了试银光闪闪的蛇皮管,朱茵惊恐地回过头:「你要把这么粗的管子塞进我的屁眼里?不……不……求求您先在我的屁眼上涂些润滑油,否则我的肛门会撕裂开的。」

  我会意地打开一瓶沙宣洗发水,然后将瓶嘴压进朱茵的肛门,用力一挤,将沙宣洗发水挤进了朱茵的直肠里,朱茵咽了几口唾沫,可爱的小屁眼毫无保留地咽下了这堆粘液。我打开热水器,将水温调到40度,然后拍拍朱茵的白屁股,将手指插进朱茵的美肛来回揉搓。

  朱茵的直肠由于受了沙宣洗发水的刺激,正一缩一放,肛门像婴儿的小嘴一样吸吮个不休。我用力拍了一下朱茵的肛门口,然后大力向左右一分,朱茵的肛门被绷得老大,整个屁股肉都绷开了,小林一用力,将水管向她的屁眼里一插,管口挤开朱茵的一圈肛肉,朱茵一咬牙,水管牢牢地插进了肛门口。

  我觉得太浅了,又捏住蛇皮管,使劲向朱茵的直肠内插去,朱茵紧咬牙关,我一直插到快一尺深才罢手,然后就打开水阀,温热的水源源向朱茵的肛肠内注入。再看朱茵肥白粉嫩的屁股中间,插着一根足有拇指粗细的银色蛇皮管,其淫无比,其荡无双。

  由于热水大量灌入朱茵的肠道,朱茵不断喘着粗气,肚子也渐渐鼓了起来。开始朱茵还在默默忍受这浣肠的滋味,渐渐腹涨无比,尤其是下腹部肛肠这一段,简直就像要爆炸一样涨痛,朱茵皱紧着眉头哀求:「快拔出来吧,我的肚子胀死了,屁眼口的压力太大了,随时会喷出来的。」

  我看着朱茵的一副淫态,觉得鸡巴胀痛,便一把拎起她的头发:「先帮我喝了这泡尿再说!」说着就把鸡巴对准朱茵的面孔要放。朱茵泪流满面地张开嘴,我马眼一送,「哗……」一泡热尿直向朱茵的小口里浇去,由于太急,居然浇了朱茵一脸,甚至眼睛里也让我浇了进去。

  朱茵紧闭双眼,一口含住我的龟头,用力一吸,将我膀胱内的所有热尿吮得一干二净,「咕、咕」地咽下肚去,最后一卷舌头,舔净我的马眼。

  这时朱茵的肛肠再也忍受不了了,她尖声高叫起来:「嗌……要……要拉屎了……」小林眼疾手快,一把拔出蛇皮管,马上用一个核桃大小的肛门塞将朱茵的屁眼紧紧封住。

  「呜……屁眼好胀啊!我忍不住了,快让我拉出来吧!」朱茵急得眼泪直掉,跪在地上直哆嗦:「我让你们操我的,你们把肛门塞拔掉好不好?」

  「先让我们操,再放你拉屎,好不好?」我边说边用刀子割断捆绑朱茵的绳子。

  朱茵咬着牙,紧皱双眉,半蹲着飞快地跑进房间,仰天向床上一倒,两条粉白健美的大腿呼地朝外一分,将她那一只肉嘟嘟、粉嫩嫩、涨卜卜的美毫无廉耻地展现在我们面前。我走上去,随手抄起一把铁折扇,狠狠地朝朱茵两瓣肉乎乎的大阴唇上打去:「打死你这个淫妇,叫你以后还发骚!」

  「不要,不要,淫妇以后再也不敢了,淫妇甘给您做牛做马,您爱怎么操我都行,操淫、操我的小屁眼、操我的骚嘴巴都行。求您别再打了,淫妇的门都给打肿了,淫妇还要靠它过日子呢!」朱茵满口淫言荡语,再也无所顾忌脱口而出。
  再来看朱茵的阴户,的确被铁扇打得青紫血肿,比方才又肿大了不少,正合我的口味。朱茵用手扳住自己的两个膝盖,将阴门尽量扩大,无奈我的龟头上套了一圈狼牙刺,龟头顶破大阴唇的阻挡向里突进时,狼牙刺被鲜红肥嫩的小阴唇所阻挡,我狠一用力,狼牙刺生生地将小阴唇挑破,一股鲜血浇在龟头上,畅美无比。

  朱茵一声「妈呀……」惨叫,屁眼一翻,差一点儿将核桃大小的肛门塞给迸出来,我一看不好,连忙用手将黑色的肛门塞牢牢按在朱茵的屁眼上,朱茵的肛肉用力挤了几下,肚子里「叽哩咕噜」一阵乱响,终于又将迸到肛肠口的大粪给咽了回去。

  我继续用力将长长的鸡巴死命朝朱茵的紧暖阴道内挺进,同时两手也没有闲着,我捂住朱茵大如香瓜的豪乳,紧紧揪住她两枚鲜红的奶头用力揉搓,朱茵嘴里伊呀有声,差点淫死过去。

  诸位看倌,大家知道女人的阴道和肛肠只是隔了薄薄的一层膜,朱茵的肛肠里灌满了滑腻的溶液,整个直肠已经圆滚滚、肥胖胖,挤得隔壁的阴道狭小无间,我的鸡巴在朱茵的阴道内猛戳,正好被剧胀的直肠挤压得舒爽无比,我的鸡巴的每一次冲击,都害得朱茵紧呀牙关,拼命缩紧屁眼,免得拉出大粪。

  终于我拚了一条小命,将龟头挺到了朱茵的花心上,朱茵非常敏感,整个小腹都颤抖起来,屁眼再次外翻,我不得已用手按住朱茵的肛门塞,然后将龟头继续前塞,「卜呲」将大龟头牢牢地抵进了朱茵的子宫口(花心),然后用力来回摩荡,将狼牙刺在朱茵的花心上肆意蹂躏。

  朱茵又痛又爽,涕泪横流地哼哼唧唧不停:「淫妇让你操死了,淫妇爽死了,淫妇的花心让你蹂碎了,呜呜……」朱茵歪着头,披头散发,嘴角口水流了一脸。
  突然朱茵的肉一紧,肥肠一胀,我连忙按紧朱茵的屁眼,朱茵的花心一吸一压,「卜卜」一标,滚烫的阴精喷涌而出,直淋在我的大龟头上。我发觉「不好!」连忙「噗」地从朱茵的阴道内拔出鸡巴,一跃便腾到朱茵的身上,两个膝盖正好搓在朱茵两粒娇点上,差点将两个奶头挤扁,朱茵一声杀猪般的惨叫,好悬!没昏过去。

  我宝枪高举,对准朱茵的面门,一股浓精喷薄而出,直标在朱茵挺直的鼻梁上、晶莹的眼睛上、纤薄的口唇上、光洁的脑门上,朱茵淫性大发,伸长自己的舌头,上下左右舔吮有声,将我的精液抿入口中,吞咽到肚里。

  忽然朱茵触电一样从床上跳起来,直向卫生间奔去,我抄手一把拔住朱茵的阴毛说:「面朝里,蹲到马桶上!」朱茵面色铁青地点点头,连忙跑进卫生间,面冲里,蹲在抽水马桶的边沿上。

 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朱茵整个美丽的背脊和肥大的臀部,朱茵的屁股非常正点,看不到内裤形成的白斑(这说明她习惯裸睡),整个屁股形成美妙的W曲线的中间,非常淫荡地插着一个黑色的肛门塞,一圈粉红色的肛肉一张一吸。
  我把一根细绳系在朱茵的肛门塞上,然后用力向后一拉,注意不是向下一拉,「噗……」朱茵的屁眼一阵歌唱,一股黄色的大粪像泥石流一样喷溅而出,哗哗直射到马桶里。他妈的真够激的,估计如果刚才在床上出恭,会把我冲到门外去的!

  朱茵害羞地转过头来,看了看自己喷射大粪的屁眼,然后又涨红着脸看看我们。不用说,这么美丽的场景都被小林摄入了镜头,诸位今后可以在网上看到「朱茵回眸一笑放大便」的裸照,就是我和小林的杰作。

  朱茵蹲在马桶上半天,还是没有把肚子里的大粪拉干净,实际上进行一次浣肠是远远不够的,于是我又一屁股骑在朱茵的脖子上。朱茵吃力地用两只玉足紧紧抓在马桶的边缘,小林打开热水器,再次把银色的蛇皮管生生地塞进朱茵的肛门里。

  这一回朱茵显然增加了「胃口」,足足有差不多1500CC的热水被灌进了朱茵的屁眼里,这回朱茵摇摇晃晃从马桶上爬下来,自己侧身将蛇皮管慢慢拔出来,双手抱着肚子活像一个孕妇,然后坐到马桶上「哗哗」拉出来,这样一连重复了五、六次。现在从朱茵的肛门里已经拉不出任何污物,倒是散发着洗发水香味的纯水。

  我掰开朱茵的两瓣屁股,看到她的肛门已经红肿得像一个婴儿的嘴巴,一圈粉红色的肛窦拖出在外面,我一时性起,张嘴就把朱茵的肛窦吸到嘴里,朱茵的屁眼一缩,我连忙用牙轻轻咬住。朱茵爽得翻了天,「伊呀伊呀」一阵骚哼,竟然膀胱一压,尿道口一裂,射出一泡韩国骚尿,正浇了我一头一脸。

  「美女尿!」我连忙松开她的肛窦,将嘴一嘟,「叭」将朱茵的整个捂在嘴里,朱茵的骚尿「哗哗」直标进我的嘴里,好美哦!

  朱茵尿完了,我又殷勤地将她的里里外外舔个干净。

  朱茵坐在一旁,悠悠地说:「我的小屁眼让你们两个弄得这么大,又红又肿,叫我以后怎么做人?而且我知道你们给我浣肠,无非是想操我的屁眼,呜呜呜……」竟哭了起来。边哭边伏身往床上一趴,翘起雪白的臀部。

  我和小林坏坏一笑,先拿来一瓶「露莲」情趣液,口对口地往朱茵的屁眼里灌了一些,然后将龟头在朱茵的肛口来回滑动。朱茵这个淫妇居然腰肢款摆,似乎非常想要,这时小林和我的龟头已经兵合一处,将打一家,今天我们要来个「双打」,当然朱茵还蒙在鼓里。

  我和小林一左一右,双双一用力,两个男人的力气来掰一个女人的两瓣屁股会有什么结果?朱茵的肛门竟然被绷大到足以放进一颗网球!我说:「兄弟,挤一挤吧!」小林会意,我们双双向下一扑,两条粗长的鸡巴同时捺进了朱茵的肛门,我们手一松,朱茵的肛肉紧紧把我们的鸡巴裹住。

  我们还从来没有被夹得如此紧过,可怜朱茵狂哭乱喊,在下面颠得像一条泥鳅,我按住她脖子,小林把住朱茵的肥白屁股,两人毫不留情地耸动起来。
  朱茵鬼哭狼号着:「好大好粗的鸡巴,屁眼撕开了,屁眼撕开了!」奇怪的是她的肛门始终没有撕裂,看来美女种就是耐操!

  在屁眼撑开了的直肠里面,我的鸡巴和小林的鸡巴互相厮磨个不停,龟头之间频频磕碰,朱茵的直肠还缩放个不停。终于我和小林都把持不住了,马眼一送,「吱……」两股滚烫的阳精强力射出,直注入朱茵直肠的深处,在朱茵柔滑的肠壁上缓缓流淌。

  半晌,朱茵才缓过一口气,抱着肩膀轻轻哭泣:「做女人真命苦,被男人玩,玩死都没有人可怜。被男人操,屁眼都操得肿肿的,呜……」

  「哔——」朱茵忽然放了一个屁。

  「原来美女也爱放屁。」

  朱茵吃吃一笑:「刚才被你们操了屁眼,现在它想出口气还不行吗?」
  我眼珠一转,一把把鱼缸里换气的油石球捞出来,油石球连着小气泵,不断向鱼缸里充氧气。

  「把这个插到你的屁眼里如何?保证你臭屁滚滚。」

  「死相!就会出坏主意,我自己来。」朱茵接过油石球,蹲在床上,一迸开自己的肛门,手指用力一捺,将油石球捺进了自己的屁眼,然后柔柔地伏身躺下,任凭小气泵突突地向自己的肠子里灌气。

  十分钟以后,朱茵一把挖出油石球,挺起白晰的屁股,「……」放了一个绝世无双的九曲连环屁。我瞪圆双眼,看着朱茵的屁眼逐级张开、扩大、然后又逐步闭合。

  「你真是一个SM明星!」

  「我在香港和人玩过SM,不过我都是女王。」

  「到了中国大陆,你就该玩被虐了,今天我们再玩一个束缚游戏,把你绑起来吊到屋外示众,好不好?」

  朱茵傻傻一笑,点了点头。小林扑上来,将朱茵的双脚扳到她的两肋紧紧捆住,又将绳子8字形绕过朱茵的一对翘奶,将她的双手反绑到后背。这样一来,朱茵的全部门和屁眼都作了最全面的暴露,一对大白屁股突现无比,一双奶子被勒得要爆炸。

  小林还觉得不过瘾,从厨房找来一个大塑料漏斗,「卜」插进朱茵的肉里,然后「哗哗」朝朱茵的子宫里灌了一泡热尿,我故技重演,将漏斗插到朱茵的肛门里,「哗哗」又向朱茵的直肠里撒了一泡热尿。

  朱茵喘着粗气,被我和小林抱到露台边,这里有一个角铁焊成的小吊车,原来是我用来吊一些装潢材料的。小林将朱茵倒吊在架上,我又在朱茵两个鲜红的乳头上分别用尼龙丝吊上了两个法码,小林「吱吱」地将小吊车摇到半空中。再看朱茵,肉和肛门被绷大了示众不说,两个奶子被法码扯得老长,一头长发倒悬着,不时还从屁眼和门里挤出些黄黄的尿水。

  不一会儿,楼下就聚满了看热闹的群众。

  「谁家的女人,怎么这样不要脸?」

  「就是,阴户和屁眼都给人看见了!」

  「好像刚刚被操过了,你看里还有什么东西在流出来,屁眼怎么肿成这样了?」
  「奶子拉得这么长!」

  「看样子长得挺好看的。」

  「我看像是香港明星,叫什么来着……」

  「是朱茵!」

  「对对对,长得挺像朱茵!」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楼下的一群大人小孩、中年妇女、老年大妈在那里七嘴八舌,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,几个小年轻看得都快把眼珠子掉出来了。

  我在露台上开口说:「是我老婆,她天生欠操,今后哪位有兴趣的可以来操她,她什么都会你只要拿大鸡巴喂她喝精,她什么淫荡的动作都会摆出来的!现在是她自己要这样的!我说完后,对着朱茵问:「你告诉他们,你是不是喜欢这样?朱茵满足的点了点头。

  「她长得好像朱茵哦!」

  「是吗,她奶奶的二舅妈的姨丈的叔叔是香港人,哈哈……」我和下面的人逗乐着。

  这时,我看到社区中心的几个老阿姨扭着小脚过来了:「小青年,侬勿好迪个样子对待侬个爱宁个呀,伊即使犯了错误,侬啊勿好把伊剥光衣服吊到外面来呀!侬看看伊多少难看,一只都被宁个看见了,侬叫伊以后哪能做宁。侬迪个是虐待妇女儿童,赶快把伊放无来,否则阿拉要去打110报警了!」

  我想游戏也差不多了,就把朱茵摇上来,割断绳子,然后压着她在露台栏杆上,俯首深情地一吻……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
[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shinyuu1988 金币 +10 回复过百!  
shinyuu1988 贡献 +1 回复过百!  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